临沂网服务电话:0539-6965577 -- QQ:25070539

明年货币政策工具运用会有哪些变化?听易纲怎么说!

2018-12-16 19:21:54   [  上海证券报  ]  

12月13日,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回到阔别已久的“讲坛”,又当了一回讲师,用通俗易懂的话语阐释了中国货币政策框架。谈及市场最关心的货币、信用等问题,这次讲话透露出了明年货币政策工具运用的方向信号。

小编从三个最受关注的基本问题出发,梳理了相关观点,试图在年末的关键节点展望明年货币政策调控的变与不变,信用传导的进度和资金面走势。

1、从数量型走向价格型,货币政策工具运用有哪些变与不变?

“我们正在从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转变的过程中。”易纲表示,两种调控都要用,相对过去,价格调控越来越重要,但由于我们的基础、体制机制、人们的思维习惯,数量调控目前也没有放弃,它也很重要。

转换过程中,“从近几年的趋势看,我们已基本建立起利率走廊。”易纲表示。利率走廊的上限是常备借贷便利利率(SLF),下限是央行超额准备金利率,DR007利率就在这个上下限之间。

在市场人士看来,“目前市场对于货币政策价格型引导的反应是比较充分的,比如7天回购利率从上半年均值3.3%回落到下半年的均值2.6%,并持续了半年之久。这个利率台阶的转换,或表明价格型调控告一段落。”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中心负责人宋垚表示。

从当前公开市场操作“水池”的整体利率水平来看,今年也发生了较大变化。

自10月25日以来,央行暂停了逆回购操作。而在过去,7天、14天和28天逆回购是央行向市场频繁投放的短期资金。

取而代之的,目前“水池”里就剩下了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(MLF)的长期资金,其利率为3.3%,远高于7天逆回购利率2.55%。

在市场人士看来,央行没动利率,但通过暂停投放,变相“上调”了公开市场操作整体资金成本。“如果以后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调控转换,除了短端回购利率中枢降至低平台,长期MLF利率也有较大概率的下移可能性。”宋垚表示。

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,降息或是明年的一个选项。

“在当前信用扩张受阻的环境下,数量宽松导致的金融市场利率下行,并不能传导至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回落;宽信用渠道难以畅通,导致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对稳定内部经济运行的作用难以显现。从这一点看,降息可能将是明年货币政策宽松的一个选项。”

与此同时,数量型工具仍有效。

“降准和MLF的数量工具组合仍将持续。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导致长期流动性缺口较大,需通过降准予以弥补。在人民银行目前的货币政策工具中,只有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具有满足长期性流动性需求的特征。而在货币政策框架从数量工具向价格工具转型的过程中,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没有必要。”明明表示。

2、信用收缩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宽货币到宽信用还有多远的路要走?

易纲坦言,近期信用收缩和经济下行的压力有所加大。

前两年,以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为代表的表外融资增加还是比较多的,但是进入2018年以来,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都是负增长;与此同时,社融增长率的下降,使得基础建设投资也在同比下滑,这两个变量是高度相关的,因为很多基建投资都是依靠表外融资。

易纲也提出下一步政策考虑:

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做好预调微调,把握好度;

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,缓释信用收缩;

三是发挥好“几家抬”的合力,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、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;

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,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。

可以看到,引导宽货币转向宽信用,仍是未来货币政策努力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
“从国际实践来看,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都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,2014年欧洲央行和英格兰央行都操作过‘融资换贷款计划’,但事后看收效甚微。目前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,除了依靠市场自身传导规律,还需要行政干预和一些特殊的结构性政策,比如支持民企发债的这些政策。只要货币政策宽松环境持续存在,宽信用的边际好转会有所体现,最差的阶段已经过去了。”宋垚如此表示。

明明也认为,信用扩张的关键点在于改善小微企业融资环境,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政策支持仍将是未来货币政策的主要内容之一。未来货币层面上会维持一个宽松的环境,货币政策将会进一步出现多种创新,比如通过发行融资支持工具等手段来解决。

3、寻找兼顾内外部的最优平衡点,明年资金面走势究竟如何?

宽货币,几乎已成市场对明年资金面的共同预期。但是,“宽”具体会维持在怎样的一个水平?还得找到一个内外部平衡点。

易纲表示,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,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,这就是内部均衡;但宽松的货币条件必须考虑外部均衡,也不能太宽松了,因为如果太宽松,利率太低,会影响汇率,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

而当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产生了矛盾,就要以内部均衡为主,兼顾外部均衡,找到一个最优的平衡点。

“目前市场对于明年货币宽松基本形成一致预期,但一致预期的事情又会经常出错。”宋垚认为,最乐观的情况是,如果央行看重价格调控,7天回购的价格中枢有望向2.3%靠拢,1年期MLF利率有望降至3%,

“不过,这也面临外部环境约束,2019年可能会出现扰动项,比如中美利差、人民币汇率等。为了避免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,货币市场利率也要维持在中性水平,整体而言要相机抉择,看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哪个居于主要矛盾。”